初入职场的妹妹,一定要我作为一只在海外呆得久的海归,来说说对刘莉莉事件的看法,

 

本来我对此等八卦事件不甚关心,但出于对妹妹的职场生存的一点帮助,还是认真的看完了视频。

 

关于主持人,

 

主持人对刘莉莉”中国“说的批评是没有道理的。那句“中国变化很大”没有问题,

但大家应该都注意到主持人和嘉宾全都提到了刘莉莉填的一张表,主要是根据表上的内容对她提出了质疑。那张表我们看不到,很可能在上台前,主持人和嘉宾就因为她在表上的回答对她有了某种第一印象。

 

然后我看了这个节目的简介。节目介绍里讲主持人就是要“引起良性冲突“。如果从这个角度,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理解主持人的做法,因为站在那舞台上,就是一场试炼。我们工作总会碰到各种各样的人,肯定会遇到各种各样的质疑,甚至是无理要求,这时候态度至关重要。是对所有质疑都选择对抗,都假设别人恶意,还是灵活处理,冷静应对。

 

主持人一定程度上对应试者故意找碴,模拟真实的社会和现实的职场环境,可以理解。引起争议的主要是对应试者的尊严打击。

不过主持人的是与非不是我想评论的重点,因为我们无法控制自己会遇到什么样的客户,与其寄希望于每个人都尊重自己,自己在面对不尊重时有正确的心态更为重要,换言之,我们分析这个案例是要把自己当作刘莉莉。考虑的是如何作为一个刘莉莉,来最大程度的做好。

 

 

关于刘莉莉,

 

这个事件中刘莉莉的表现,会被灭灯,是种必然。

 

一是因为容易被激怒从而变得不理智,

仅因为一个人的抨击就忘记了自己的初衷和来的目的。把一场展示自己优点和价值的SHOW变成了与主持人的口舌之争。

一开始,嘉宾并没有表现出认同主持人对她的抨击,他们其实主要问的是他们关心的问题,为什么她认为自己值每月至少1万的薪水。但是她没领会到。受到质疑后失去了冷静,对几个无心的嘉宾也表现出了一种预设的不合作和敌对态度, 到最后所有嘉宾都觉得和她无法沟通,有一个嘉宾采取了比较失礼的问候她家庭情况的做法,而一些冷静的嘉宾则采取了弃权建议的做法–因为他们觉得她根本听不进,而且会把建议当作攻击;

 

二是因为没有表现出正确的价值观,

她对主持人问”为什么回国读“的回答是”为了混文凭“,我觉得她没认识到知识的重要性

对嘉宾问“为什么之前学的是英文现在却要做文字编辑”,回答是经济独立后就不愿再按父母的意愿从事英语,自己想做文字编辑,

对嘉宾问“为什么至少要一万一个月”,回答是“拿不到两万很丢脸”

即使她回国是读的不好的学校,只要自己下功夫,就一定能有所得。把读大学看作”混文凭“从初衷上就有问题。

她唯一的优势是英语。但她应聘的是文字编辑的职位。只在国内上到初中,语文是初中教育程度。在国外没有受过大学教育,没有任何文学作品。

这样的一个基本面情况,来要求最低不低于1万的月薪。试问,1万块1月找一个初中语文资历,又没任何相关工作经历,没任何相关成绩的人做“文字编辑”,哪儿找不到呢?

另外回答为什么拿高薪时”拿不到 2万很丢脸“这个回答丢分很严重,不仅打击面太大,把所有她拿不到2万的同事一同列入了攻击范围,也没展现出对”创造价值“观念的认知。正确的做法是,展示出为何她的服务值2万。

 

如果要获得超越其它人的待遇,必然需要拥有超越其它人的特性,或是做了超越其它人的事。

主持人在节目中如此打击参加者的自尊心显得很失礼,这是主持人受到很多批评的原因。不过公平的来说,刘莉莉没有表现出她是自己应聘职位的合适候选人。她应该先想清楚,自己应聘的职位需要哪些方面的能力,自己是否具有相应能力,有什么成绩可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