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照的背后是一个强大的利益集团,如果仅仅周正龙一个人是撑不了这么久的。”我国著名画家、中国油画学会常务理事、陕西油画学会会长谌北新,昨晚在南京对快报记者说。这也是敢站出来抨击虎照造假的陕西文化艺术界首位名人。

谌北新今年76岁,早年毕业于中央美院,曾任西安美术学院油画系主任、教授、副院长,现为中国油画学会常务理事、陕西油画学会会长。此次是携画家夫人杨健健一同来南京参加一个活动的。昨晚,他百忙之中挤时间对快报记者谈了自己对“虎照”事件的看法。他说,去年10月,他从网络上一看到公布的虎照,就断定周正龙所拍的照片是张年画。“因为整个图案很平,而且色调、虚实、线条等与老虎周围的环境极不协调,如果周正龙所拍的是张油画,可能真实感更强些,可怜可悲的是连造假都不会。网民们在质疑一个多月后,终于有人指出虎照来自年画,当时我就和夫人说,这个网民是内行,估计有关部门不久会认错。”

但令谌北新夫妇惊讶的是,半年多过去,虎照真假依旧没有结论,而且官方也沉默不语。在今年北京的“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著名作家贾平凹,面对记者们关于华南虎的追问,也是连连摆手,“你别找我”、“不清楚”。谌北新说:“这说明虎照的背后是一个强大的利益集团,如果仅仅周正龙一个人是撑不了这么久的。湖南的华南虎事件为何能够那么快被查处,就因为参与造假的只是基层少数急功近利、胆大妄为的人。”

谌北新说,他刚看到“虎照”时,曾想站出来揭开其造假的外衣,“但这么多年来,我见到造假的事情和东西实在太多,可以说已经麻木了。有的造假实际上比‘虎照’性质更恶劣,其危害也更大,只不过由于隐蔽性非常强,而不为人知。”

谌北新认为,陕西“虎照”事件的背后非常复杂,而且关系盘根错节,一时间可能很难会对公众有个真假结论。“但不管怎么样,‘虎照’事件已经丢了陕西人的脸,如果再拖下去,损害的将是整个政府的诚信。”

另外,4月13日,快报星期柒周刊以3个版的篇幅刊发了快报记者对“陕西华南虎照片风波”的调查后,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新华网、人民网、腾讯网等国内主要网站和广东、上海、北京、重庆等上百家媒体纷纷予以转发,网上的24小时新闻点击排名位于前列,读者和网友的留言、评论更是以万计,腾讯网上的评论竟高达8305条。网民“黄色郁金香” 留言:“从镇坪撤下具有欺诈性广告嫌疑的闻虎啸的广告牌,说明老虎死活找不到,上层有点不耐烦、不满意,导致造假挺假者们开始慢慢泄气,底气明显不足。” 四川一网友留言:“只要外界的压力一天不除,他们就一天不会停止寻虎,一找就是数月,考察队的费用也是一笔不小的数字,都说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但他们的辛苦怎么就不能感动华南虎呢?”芜湖一位网友责问:“为什么一张假照片竟那么难以鉴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