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各航空公司的实力与中国国情一样,是正在发展中。在这个急剧动荡的全球经济大环境下,作为空中物流运输工具的 民航企业,便有着凤凰与乌鸦的双重责任。对于第三世界国家,这飞机便是草窝飞出金凤凰!每一架飞机都沉负着国家及民生所赋予的形象和赚钱的重担!那么对于 中国而言,这飞机又好似让人稍嫌烦躁的乌鸦,看着是只大鸟,但是又不那么中用、实用,可还得向鸟一样地喂她、养她!这便是:先进生产力与落后的生产关系, 穷爸爸,富爸爸的“事儿”了。但是,无论如何评价中国民用航空业的现状,都离不开“买飞机”巨大成本的背景。在没有形成自有知识产权及系列化、系统化、现 代产业化客机制造业和全球客机销售系统之前,谈“超级”航空公司,也只能是一种理想主意的乌托邦,是一场极可能形成新的“垄断梦”,走了30年前的中国民 航政企不分的老路。这个险谁也不敢冒!无论任凭他怎么花言巧语、豪言壮语,谁肯倒退着活呢!
    喊着“超级”,所面对的却是中国这个仅仅处于机票市场局面上的“大超市”。也就是说,中国百姓刚刚从“自由市场”到北京“京客隆”、“物美”这一档上的日 用生活必需品似的超级市场消费阶段,只是偶尔的去逛一下“家乐福”和“沃尔玛”,从这意义上,这正是中国民航各大航空公司的真实写照:国内航线竞争就是平 民超市—如北京的京客隆;国际航线的竞争就是品牌超市—如家乐福,这种比喻也许不恰当,但确是一目了然!
1、中国各大航空公司的市场远没有向平民超市一样的规模化和规范化。由于历史的原因,中国各航空公司的经营起点、飞机新旧、人员及市场服务体系的形成,都 有着各自的特点,机票市场也就形成了,以中国各大航空公司始发地端点销售为中心七大“机票超市”,即: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成都、西安、沈阳,这其 中,各个城市又都有着中国十几个航空公司机票销售市场的重复性覆盖,这就为至少中国七大城市机票价格的标牌制定了激烈标尺。说她无序,但又确实有效地防止 了“一家独大”;说她有序,可又明摆着两败俱伤,三败、四败俱伤的各家航空公司的利润,这也就是目前中国机票处于“大超市”的“自由市场”现状,这其中复 杂多变的成本因素、价格利润因素、代理人市场因素、战略因素扭在一起,让人看不明白,所以憋了一肚火,搓了满胸的气!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对于机票“大超 市”的管理与疏导,让其真正发挥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价格杠杆作用,还尚需时日!
这也是一个命题,中国5—6亿的人口居在东南沿海经济发达地区。每年1个亿人次的“常旅客”使中国各航空公司能吃饱饭、吃好饭的!在这个时期超市生存远大于超级发展,说道根儿,这就是国情!
2、中国目前三大航空公司均是“上市曝光率”很高的社会经济性乃至国际经济性企业,她是在2次国家指导下,政府出面组合的代表中国民航整体形象和市场经济 行为的法人经济体,其布局是以国家经济的动态与战略密切相关的。说道底,中国民航布局是“国是”!各航空公司的第一把手就是国资的“管家”,保值是必须 的,因为三大航空公司都在内地及香港上市,但上市的经历与过程如果不是国家经济在撑着作后盾,那“故事”可就多了!
升值是上市公司的目标,也是“国资”的必然要求,关键看主业!航空公司的主业上的真正盈利和盈利水平、盈利势头,才是“硬道理”。仅凭三大航空公司任何一 家的市值,都不可能让股民与国家放宽心!在这个初级中国民航各公司上市发展阶段,还必须以中国经济作为国资背景支撑,迎挡“八面来风”,如果在此时,所谓 实现国资联合成立超级航空公司,时机尚不成熟不说,就是三大航公司合股,那就一定是合力,共盈的局面吗?况且现实也绝不可能有这种假设存在。一个品牌、一 个声音、一个价格,看起来、听起来很爱国、很使国资保值升值,但是,民航改革30年的成果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竞争发展原则彻底崩溃,老百姓认嘛?!面对 已经是“民愤” 级的居高不下机票价格这堆干柴,“中国超级航空公司一家飞天下”,尽管打着抵御外航的爱国大旗,中国一个亿的常旅客干吗?!他们认可吗?!
故此,在现阶段,苦练内功,积蓄力量,把各自的“超市地盘”经营好,兄弟之间协调好,向老百姓沟通好,耕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种出金灿灿的果实来,让老百 姓真正生上“坐得起的自己的飞机”,这远比超级航空公司的乌托梦来的更加实惠!这就是中国百姓需要的“超市价格”的平民航空公司,这一点,中国哪个航空公 司先做到了,她便可爱、可敬、可发展,也就赚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