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京大学上课已经几天,进行到今日,感到有点失望.

北京是座政治气氛浓郁的城市….适合于政治的研究, 最新政策的获取,因为这里是中国的政治首都,

但是说到学术研究…..真的发现这里的很多研究都受地域影响严重. 即使是北大的学者们,对其它省市的发展也了解非常有限,很多人还是停留在靠北京现象来分析全国现象的阶段,而忽略了地域差别及倾斜性政策对北京的影响. 许是受地域的影响,他们最了解的, 仍是北京.一年一次,甚至几年一次的外省市访问,远远不足够以获取真正及时正确的信息.

听北大教授们讲了几天课, 有所共鸣,但也深深的感到. 他们的研究多是关于北京, 听几位教授讲到平时的工作, 多是为北京的一些企业, 单位,类似CCTV一类做规划, 而对全国其它的省市,掌握的信息不全面,甚至有些过时的信息. 而”北大讲坛”这本书中, 引用的湖南虹梦事例或提出的理论,有些部分甚至是与实际相反的. 不知道是不是正是因为看了这些被误解的信息, 其它北大教授也采取一致的说法, 就像今天给我们讲课的老师…..

还有的教授,在教书时使用的是2004年的数据…而现在已经是2009年.过时五年的数据, 仍用来进行讲学及分析,是否合适? 新的统计数据是国家统计局没有统计,还是老师没有去找,去继续研究?

理论性很强, 概括性很强.只是, 多是实践的总结,但却落后于实际. 即使是从纯理论分析的角度, 也还停留在基本的SWOT分析上, 而没有更细致全面的EXTERNAL ENVIRONMENT和INTERNAL ENVIRONMENT分析. 实践指导能力不强.

或许起到的最大作用是增强视野,听一些案例. 但是当老师本身对这些案例也只是一知半解, 没有深入了解研究,甚至没指出风险所在,提醒最基本的RISK CONTROL时, 那么这种乐观的范例,反而会引起失败. 不谨慎考证的人的盲目乐观的失败.

一点改进意见:

希望老师们在分析时, 能使用较新的数据,而不是数年前的陈旧数据来做分析. 或是提供几年情况的对比图,会更有帮助.

个别老师在给我们的讲义中,删掉了产业历史发展的数据及相关的页面. 如果是担心版权问题, 偶觉得大可不必,因为国际上通用的版权法, 是允许用于教育目的散播的. 国外图书馆里的书籍, 如果是营利目的复制却贩卖,那是侵犯版权, 但是用于学习目的, 是可以合法复印散播的. 而且我觉得这些数据恰恰是整个讲堂的亮点之处, 也是理论研究的优势.因为我们能从这数据中看出趋势和规律,而处于第一线实践中的我们, 少有机会和时间去研究这些数据. 承担了研究任务的学术机构, 如果研究了数据,却不与实践者共享,则难以发挥这些数据的功能性了.

能否有老师对文化业来一个较全面的核心竞争优势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