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在醒目位置看到“郎咸平新书《谁在拯救中国经济: 复苏的背后和萧条的亮点》的节选“低端制造业没有出路吗?”的首页置顶推荐。便好奇的拜读一下。但是看了之后大失所望。如果中国的制造业真的把这本书里的分析当金科玉律,以为这就是MNES的行事方式,只会被误导,误入歧途。

文中,将H&M等国际服装业集团的成功,单一的解说成“通过产业链的高效整合大幅降低价格并提高外观时尚度”,特别用ZARA的例子强调了“它们的成功和我们过去所想的不一样,它们根本看不上中国的廉价劳动力。”

我很怀疑郎教授是不是仅仅看了几篇采访,在北京看了几家商店便得出文中的结论?他在写这篇文章前,是否真正的实地拜访过,他举例的那些品牌,在不同国家的商店?

WELL。I DID. 郎教授的结果,和我实地去过这些品牌在欧洲数个国家以及美国的商店的感受完全不一样。

他例举的品牌中,恰恰大部分都不是全部掌握了产业链的品牌。

H&M和GAP的大部分产品都是MADE IN CHINA, 看中的就是中国的廉价劳动力。不仅仅是廉价劳动力,近年来中国的物流高速发展,基建完备,是很多原材料的产地,相关产业完善,这一切都为中国发展制造业的发展,出口创造了条件。

偶有一些H&M 和GAP的帽子和裙子,都是MADE IN CHINA。

H&M是一家典型的采用“THINK LOCAL, ACT LOCAL”策略的品牌,如果你在一天或几天内,同时去H&M在不同国家的商店。你很可能会发现,除了品牌相同,它们的商品几乎都是完全不同的。无论是风格还是其它。换句话说,这是一个通过高度迎合本地口味,本地消费群来发展的HIGH FASHION品牌。

正如当初日本机车打进美国市场,发现自已的小型车在美国不受欢迎,而改而创新FORD式的大摩托一样。H&M是一家通过全球化运营来打响品牌,达到ECONOMIC SCALE,但是它也使用了很强的NATIONAL RESPONSIVENESS来满足本地消费口味的公司。它将生产等任务都分包给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来降低成本。 这样的企业,他们根本就不是通过掌握整个产业链来发展的,他们走的是把低价高质这个任务,交给供货商,从SUPPLIER处压榨最低价格的典型例子。

至于ZARA这个品牌。是郎教授所举例四个品牌中我唯一没听说过的。郎教授一直强调它是在欧洲生产,价格仅100块,而北京很多吊带衫国产的要四五百。这也是一种误解。谁说中国产的东西就一定要比欧洲产的便宜呢? 欧洲是个很大的范围,东欧,西欧,人均工资差别很大。而中国生产的东西,可能使用了更好的材料,或是产品是特殊设计产量较小,成本自然也会高。

据我所知,很多欧洲小品牌都是将生产放在邻近的不发达国家。因为跨洲到中国来设立公司,也并不是那么容易。在1990年之前,中国对海外投资一直有使用JOINT VENTURE的要求,海外公司不可能设立独资公司,后来虽然放开了,但由于瑞士银行等国际机构对中国政治经济风险的评估一直很高,并不是所有公司都会TAKE RISK到中国来设立独资公司。事实上,大部分TRIAD 国家几乎一半的出口(含INTER-FIRM交易)都是在自已的REGION之内。

综上所述, MNES,特别是郎教授举的这些制造业的MNES,根本不是通过掌握整条产业链来达到低价,掌握定价权和产品创新。他们要么是通过把相类似的产品,卖到世界各地,达到ECONOMIC SCALE来降低成本,要么是采用本地化策略,将低价的任务交给供货商,从供货商处榨取低价高质的产品来扩张。

中国制造业如果要发展,必定也要走这必需的一步。可能在这一步上会遇到其它国家的贸易壁垒等保护主义。但中国企业也可以使用90年代日本面对相同情况时的方法一样来应对。

只是,中国制造业的发展之路比日本还多一个危险,在于中国的金融体制一直不完善,银行不发达。借贷和保险,包括国际交易风险对冲工具的不成熟及缺失。特别是对冲工具的缺失,使中国制造商直接暴露在外汇等ECONOMIC RISK之下,无法像发达国家的同行那样使用对冲工具来保护自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