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贷款年到存款年, 800万存款一天利息3万
“2000万,6月30日存一天,可给你支付利息2万元。”端午节刚过,上海温州商会副会长邱雪凡接到了来自长三角某城商行的一个“揽存”电话。

“只要在3月31日当天下午5点前存入1亿元,就能获得‘利息’5万元,仅此一天。”前几天,深圳某私募经理阳光(化名)接到了一家国有商业银行客户经理的电话。3月22日他再打电话去问时,返利已经“涨”到了10万元。

“这也是没办法,货币政策一收紧,银行的贷款额度少了很多,贷款业务没法开展,只好做大存款业务。”给阳光打电话的客户经理刘军(化名)说,他所在的这家国有商业银行所有支行最近都在做这项“业务”,大有发动群众揽存款的意思。

随着月31日大限逼近,原来万分之五的返利,现在已经提高到了万分之十。也就是说,如果有人给银行带来1亿存款,银行在保证存款客户获得5万元返利的情况下,再给介绍人5万元“介绍费”供其自由支配。“这笔费用必须在表外处理。”

  刘军说,返利不能直接打到存款客户的账户上,而要通过客户经理转出来再交给存款客户。因为,如果按照1亿元给10万元利息计算,单日利率高达万分之十,年化收益率达到36%,远远超过银行利率水平。由于返利太高,这种存款业务也只针对个人客户而不对资金雄厚的企业客户开放。

其实,早在5月底,一些资金拥有者就在温州当地一家论坛里挂出类似的招标、募资信息。不管此举是否真假,银行原本暗流涌动的拉存暗战越来越白热化却是事实。在这种重压下,一些银行业务人员为了保住“饭碗”或岗位,开始了“变戏法”的游戏。

比如,500万的存款,到银行存了定期,存单再拿到银行质押,储户就玩出了950万的存款,同时可得到银行奖金2万元。这样的玩法,短期内虽然达到了银行业务人员和储户共赢的局面,但为谁埋下风险,就可想而知了。

“生存是王道啊!”一名支行高层语气调侃,却让听者感觉无奈。这种违规吸储的方式,虽然监管部门盯得很紧,但一些胆大者还是甘愿冒险。

75%存贷比大限将至 争夺存款激战正酣
  股份制商业银行面临的考验较为严峻:一季度末,6家银行的存贷比均高于75%,股份制商业银行整体存贷比为77.54%;5家国有商业银行存贷比均达标,合计存贷比为61.06%。但金融机构存贷比合计仍高居72.09%,距离75%的红线可谓只有一步之遥。

按照银监会的规定,各大银行存贷比在6月底之前必须达到75%之下。如今时限将至,各个银行拼抢揽存的竞争更进入白热化阶段。据业内人士透露,银行目前积极拼抢高端市场,对一些有 “特殊资源”的人士许以高职及高薪,从而吸引其身后的存款大户。这些人士有的拥有非常深厚的国有企业人脉关系,在一些政府主导型的行业有一定的话语权。

此外,为大客户提供增值服务,给出免费的创新产品工具组合以降低企业的财务成本也是各家银行拉住客户的杀手锏之一。据了解,为了吸引一些存款大户,银行往往会为企业量身定做一些产品的工具组合。一位国有商业银行的人士透露,今年初他们就为

一家急需融资并准备要上市的民营企业提供了特殊的“信用贷款”,也就是企业并不需要提供担保,而是用相应的信用条件进行融资,但条件是企业的全部经营资金都要“落户”该银行,而从客户的角度也很愿意接受这种“双赢”的增值服务。

银行的业内人士表示,经历了去年的“贷款年”,银行今年的主旋律是“存款年”。各家银行对揽存都下达了一定的指标和任务,有的甚至出现了高息揽存的现象。虽然央行和银监会在今年2月份就已下达通知,严禁违规吸收存款的行为,但在压力下一些银行仍然铤而走险。

网友评论说:揽蓄只占月底和年底,就是说存款只占两三天就行,有底和底一过就可以取走,银行任务就完成了,是数字游戏,弄虚做假。银行领导到时大把大把拿奖金。时间长了发现银行亏损现象,最后国家就给注入资金了。亏多大都没关系,最后都核销。

“半年的时点考核关键时刻到了,离开的人不过是这个重压下的牺牲者或逃兵,而我们在岗位上的人,还不知道这种轮回到什么时候才能结束。”一位银行业人士感叹。

“揽存业务,主要是银行为完成存贷比考核指标设立。”一基层金融监管机构官员称,今年压力大升。

根据时点,银行对业务人员的考核往往分为月均任务、时点任务、日均任务等等。6月30日,是银行存贷款业务考核半年考核时点。实际上,银行的6月考核大限竞争早就开始了,此前相对正常点的是送物品,送金条,离最后时点越紧,筹码越高。直到目前这种赤裸裸的返点现象,将银行的揽存竞争推进了恶性循环的境地。

“年年存款大战,真是一年比一年叠加,我们银行的临柜人员去年日均存款考核额度280万元,今年300万,客户经理去年日均500万,今年800万。”一名城商行银行员工语气悲哀地说,“年年增,到哪去弄那么多存款呢?但饭碗又不能丢。”

“从银行盈利角度讲,贷存比当然是越高越好,说明资金使用率高,但从抵御风险的角度来说,贷存比必须有一个合理安全的范围。”一名支行行长说。银监会规定的贷存比红线为75%,但由于去年情况特殊,一度放松,这使不少银行在去年天量信贷的“支持”下频频越线,6月被要求回归所以吸储压力陡增。

为了吸收存款,日前商业银行可谓不遗余力。中国证券报记者了解到,很多银行都开展了存款送礼品的活动。比如华夏银行某分行在近期就推出定期存款送礼活动,存1年定期3万元的客户可获折叠桶,而存5万元的客户,就能获得折叠车。

但是据内部人士讲,这种“小恩小惠”对客户的吸引力正在减弱,为了将社会闲置资金留在银行体系,“高息揽储”的硝烟已经弥漫在银行业,银行吸储的暗战已然升级。据了解,深发展银行某支行就开展“存款送金条”活动,若客户存入20万元,就可以得到2根10g/根的金条。如果按照金价每克人民币320元计算,2根金条的价值在6400元左右,这样20万元的定期存款利率相当于在3.2%左右,这已经大大高出一年期2.25%的存款基准利率水平。

现实中,除送金条外,某些银行甚至直接采取拉存款返现金的方式,“这基本和抬高存款利率并无差别,甚至涉嫌商业贿赂。”
理财产品频出,为揽储助力

  昨天是光大银行一款清明小长假理财产品的发售截止日,该产品的理财期限只有5天,从4月1日起到4月5日,预期年化收益率最高可以达到3%。

  最近销售超短期理财产品的银行并非光大银行一家,在不少银行业内人士看来,这类理财产品的设计用心就在于增加一季度末的存款规模,因为这类产品的截止日就是3月31日。也就是说理财资金必须在昨天划入银行,而理财的起始日是4月1日,因此这些理财资金在昨天可以统计为银行的存款。

  在部分银行力推高收益超短期理财产品的同时,其他银行也争先恐后加大理财产品的发行力度,以期留住银行的现有客户。农行除了滚动发行的“本利丰”系列产品外,近日还发行了“安心得利”系列产品,理财期限从7天到91天不等;中信银行昨日也有6款理财新品正在发售,其中33天期限的预期年化收益率为2.2%。3月30日,工行一口气发行了三款信贷资产类理财产品,其中半年期产品的预期年化收益率达到3.3%;这些产品的期限不同,但比较相似的一点是,收益相对较高,而且理财起息日都在这个月月初。

  业内人士分析,最近银行理财产品频频发行,与季末揽储任务作最后冲刺无不相关。
===========================
商业银行正承受着越来越大的现金流压力。6月24日,财政部、央行进行了第六期中央国库现金管理商业银行定期存款招标,300亿元被一抢而空,利率高达4.20%,显著高于前几期招标利率。

视频:机构差钱 国库现金定存遭高价抢购

“银行间市场资金确实很紧张,部分银行不惜成本也要拿到国库定存来降低存贷比。”一家股份行计财部交易员说。

存款市场的竞争正变得越来越惨烈。某券商近期到银行调研,发现国有行存款正不断被中小股份行“抢劫”,揽储手段有所异化,高息揽储现象频现。

利率较年初提高4成

“我们从3.5%的利率开始报价,没有中标,随即逐步调高报价,直到4.2%才拿到一点点。”上述股份行交易员说。24日的国库定存争夺战异常激烈,该行最后的中标量比预期减少一半,利率也比以往大幅攀高。

最近一次的国库定存招标标的为5月25日的3月期定存,中标利率达到了3.48%。1月28日第1期6月期300亿元定存招标,中标利率仅2.92%。本次定存招标利率相对1月份增长43.84%。

上述银行的计财部总经理表示,原先预想本次招标利率至多不会超过4%,如果超过4%,拿款意愿就会降低。在他看来,4.2%的利率结果着实太高,还不如去拿协议存款。以目前行情看,银行与保险公司、资产管理公司等机构约定的协议存款利率,也就在4.2%左右。而6个月期的储蓄存款利率仅1.98%。

上述交易员表示,争抢国库定存的主要是股份行和城商行,国有大行应该较少,前者的存贷比普遍较高,有些超过75%的监管红线。

一季度报显示,民生、深发展、中信、浦发等多家上市股份行的存贷比超标。而部分城商行在去年大量放贷后,存款接续不畅,补充资金的压力很大。

由于各行资产负债结构和经营风格不同,存贷比压力不紧迫的银行对本次存款招标就不那么急迫。南方某股份行资金部总监表示,该行会谨慎对待定存招标,拿款成本要在自己的承受范围之类,该行风控和成本管理一直较严。

另一家银行人士明确表示,利率超过4%再去争抢就没有意义,非信贷资产收益没有这么高,而信贷资产规模又受限,该行完全可从其他渠道吸纳存款来满足放贷需求。他透露,年初该行已预期到资金面趋紧,提前做好了负债安排,与多家保险公司、资产公司约定了协议存款。

资金面短期难缓解

前述交易员说,此次300亿定存招标,是为了对冲到期的6个月同等规模定存。部分股份行已提前测算定存到期后带来的资金缺口,为了补缺,此类机构不得不付出高成本。6个月前,该期定存利率仅2.35%,如今其将多付出1.85%的付息代价。

不过,某券商研究员认为,今年贷款收益率普遍上行,房贷不再打7折,公司贷款利率也很少下浮,银行收益预期良好,存款成本适度提高应能承受。

银行的当务之急,还是拉存款以满足监管要求,并维持适度的信贷投放节奏。某券商研究员透露,5月份以来,存贷比无忧的部分国有行,其存量存款不断被中小银行 “抢劫”。据其调研,两家国有行承认5月以来存款下降很多,大多被中小行以各种手段抢去,中小行揽储手段灵活,甚至给予“高息”挖存款。部分大行超额存款准备金率已低于1%,导致6 月资金拆入量急剧攀升。

资金面趋紧的现状,短期内或无法缓解。前述银行计财部总经理认为,前期央行三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和前4个月公开市场回笼操作的积累效应,导致5月份以来出现资金紧张状况,“临界点”已然到来。

5月份外汇占款剧烈下滑,1316 亿元,降幅约54%,也使得基础货币投放受影响。

某股份行资金部交易员认为,今年中国GDP增速不比去年,融资平台、房地产业受压,内需有待提振,随着人民币汇改的逐步施行,出口将受影响,热钱可能会陆续出境。另外,近期地方债发行和农行即将IPO,都将成市场资金的“抽水机”。

“7月中旬前,不要对资金面抱有任何幻想。”中信建投分析师黄文涛直言。7月中旬农行上市后,资金面可能会缓解,从“偏紧”向“适中”转变。该月公开市场到期资金将达7480亿元,央行可能持续净投放。

监管层已有意注入流动性。知情人士透露,财政部、央行正在探索建立一个最优库底系统,在保证必要的国库流动性之外,将其余资金投入市场。今后,国库定存招标数量可能会增大,期限变频繁,或不限于一月一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