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听了一堂投资课,主讲人是国家发改委战略研究室副主任王元京老师。老师在课上讲到私募基金的退出,对资源行业和新能源行业都认为毫无问题。但是我觉得似乎有些过于乐观。
资源类行业目前具有相当大的政策风险。一是产权风险, 国际上有X发展中国家一夜之间低价收回资源业产权,国内也有对山西矿业的国有化产权回收; 二是税率风险,对资源类行业的税越改越重,极短时间内银资源的税从3%,到5%,到8%多,性质有点像汇率波动对出口业的影响。而由于我国金融市场的不完善不发达,企业不如其它发达国家有完善的对冲风险控制来对冲风险,这种不稳定的额外成本对企业伤害很大。
产权风险和税率风险都可以归结为是政策风险。这也是国外经济投资评级机构对中国目前一次给分相当低的一个选项。
再说资源业涉及污染,容易被多头打压,且技术是关键。就算矿产里有值得开采的含量,但若其杂质是难于提取(如银矿里含铁),则基本上提取不出来,导致无法开发。这种方方面面的因素很复杂,需要有针对性的长期的对行业的了解。

新能源行业目前风业一类发的电都并不入电网,处境奇怪。看一看在美澳的新能源的发展,基本上较传统能源没有优势,基本上靠市民们自动使愿在水电费上交纳更高的“新能源费用”,但仍然大部分居民还是选择传统的普通能源,而这种方法能在中国实行的可能性更小,有多少居民会自愿交更高的水电费来支持“环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