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英丽教授的研究数据显示,对中美双方投资的收益率计算的结果是,中国对美投资1.6万多亿美元,85%是持有美国国债,3.3%是股票;而美国对华投资的 2000多亿美元,29%是股票,20%是直接投资,50%是其他债权。美国在华投资实际收益率18%,中国对美投资实际收益率是2.3%;美国投资中国股票是收益率13%,中国是1.77%。也就是说,中国的投资收益小于全部投资于美国长期国债的收益。尤其在2006到2008年间,我国外储购买黑石等股权被套在高山之巅,想抄底又遭腰斩。

在两房债券风险上,外管局表示,我国外汇储备没有投资“两房”股票。“两房”的债券目前还本付息是正常的,价格稳定。我们会继续密切关注“两房”相关进展,保障外汇储备资产安全。

谁也没有说外管局投资了两房股票,外管局投资的是两房债券,因此,大众关心的是,我们到底持有多少两房债?在两房退市后,是否会影响两房债券价格?中国是根据什么购买的两房债?

恰恰在这几个关键点上,外管局学习美国政府,打起了太极拳。两房债的数据是标普与其他研究机构透露的。有研究机构认为是3700亿美元,标准普尔曾经在报告中指出,中国金融机构持有“两房”债券总额达到3400亿美元。两房债券券5.2万亿美元,但其资产才700亿美元左右,其总市值下降、房屋止赎率上升,资产缩水是大势所趋。

外管局暗示两房对美国经济的重要性。表示“两房”是经美国国会立法批准成立的政府支助机构,其承保和购买的房地产贷款约占美国居民房地产市场的50%,对美国房地产市场和美国经济至关重要。“两房”债券规模大、流动性较好,在债券投资领域一直是各国中央银行进行外汇储备投资的重要对象。危机期间,“两房” 获得美国政府的积极救助,总体情况稳定。目前,美国政府拥有“两房”约80%的股份,是最大股东,此次“两房”根据交易所相关规定退市,对“两房”的债券未造成负面影响。这一逻辑套用任志强的说法,要死,也是美国政府与美国国内债券投资者先死,他们不敢死,所以,两房债券不会有事。

这是哪一门子的道理。美国政府的承诺没有法律背书,两房是企业法人。出于经济稳定的考虑,美国是不会让两房破产,但两房赔光了股本金,美国政府却不再出手相救。就是因为考虑到两房是美国金融的出血口,与其长痛,不如短痛,一点点排除这一毒瘤。

并且,美国债权人有CDS等衍生工具作为担保,中国投资者在购买两房的同时购买了CDS了吗?恐怕要买也买不到,如此大的买家,如此可怕的风险,CDS的价格得高到天上去。

事实上,美国的债务泡沫一点不比欧洲少,只不过仗着美元的铸币税特权,有恃无恐。根据美国财政部国际资本流动报告(TIC)显示,截至4月底,我国持有美国国债的数额达到9002亿美元,较3月底增持50亿美元。这是自去年11月以来,我国持有美国国债余额首次突破9000亿美元,目前我国仍为美国的最大债权国。

美国的债务泡沫非常可怕。根据7月7日的数据,美国指标10年期公债US10YT=RR升12/32至104-24/32,收益率由周五尾盘的2.97% 跌至2.94%。两年期和10年期公债收益率之差收窄至231基点,7月1日该收益率差为227基点,录得2009年9月底以来的最窄水准。长债收益率急剧下降,是债券泡沫的典型,在格林斯潘时代,甚至长债收益率还不如短债收益率,四年后金融就开始崩盘。

美国人公开示警。6月30日,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CBO)发布长期展望报告称,2035年美国公共债务将达到GDP的185%,升至历史最高水平。美国没有可能靠变卖资产、发展经济还清如大山般沉重的债务。惟一的办法是赖帐。虽然这两年经济会紧缩,但从长期来看,还会陷入通胀。
作者:叶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