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周至美
【注:本文对药家鑫杀害张妙的事实部分不讨论,仅关注案件发生后受害方和施害方双方家属的态度及其他方面。以下材料部分来自公开报道和网络。】

一、药家鑫案件发生后到一审之前

【张妙之死,药家鑫投案】2010年10月20日晚,药家鑫杀害张妙。23日在母亲陪同下投案,后被认定为自首。

【受害方主动联系药家】张平选在11月20日左右告知警方,要求联系药家鑫的父母,但警方反馈的信息是,药家父母不愿意见死者家属。

【媒体介入】2010年11月28日,此事被华商报首发报道。

【受害方代理律师登场】11月29日,陕西同顺律师事务所律师许涛为受害方免费代理此案的民事诉讼部分。

【张平选表态】张平选在经历过两个月的巨大悲愤之后,于去年12月接受央视《今日说法》节目采访时,曾说:“我有三个孩子,你那边(药家)是独生子,养活孩子都不容易。”言下有恻隐之心。

【受害方主动联系药家:电话被挂断】2011年1月23日左右,即2010年农历腊月二十前后,张平选通过警方联系到了药家鑫的父亲,但电话被挂断。药家的辩护律师反馈的消息是,药家父母以为是记者电话,压力太大,没有勇气,药家父母曾拒绝过央媒采访。

【张平选当时的态度】据4月5日和8日,张平选回忆说,那个时候药家如果来道歉,“肯定有用,肯定行。他们要是一开始来给我道歉,一回不行,两回;两回不行,三回。人总有个见面之情。钱多钱少我不在乎,我只想着让我孙子以后有点保障。”张平选觉得最对不起的就是女婿和外孙,因为张妙是在娘家住的期间出事的。但现在(4月上旬),张平选说,以后给多少钱都不要了,晚了。

【原告代理人张显登场】2月9日,即正月初七,张显登场,自此介入此事。

【张显是谁】张显是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副教授。他1987年毕业于武汉科技大学,随后在山东生活九年;1996年他回到西安,在接连取得硕士和博士学位后,2003年在北京大学做博士后研究工作,2005年在西安电子科技大学任教。但他教授的并非法律,而是电子材料。

【张显和受害方的关系】他同时也是王辉的远房表哥。有多远?据张显说,王辉的爷爷,和张显的表妹的丈夫的奶奶,是兄妹。和王辉的这层关系,张显在3月24日(也就是一审庭审次日)才确认下来。但在今年2月9日(正月初七)以前,张显从未见过王辉,也未见过张妙。

【张显的态度:坚决严惩】事实上,在11月28日案件曝光后,张显就通过报纸知道了该案。由于这个案件发生的时间(10月20日)与河北大学李启铭撞死陈晓凤案件(10月16日)相隔仅仅4天,张显就把这两个案子结合起来给学生讲课。恰在此时,去年12月3日,陕西省委教育工委、省教育厅下发了《关于以药家鑫事件为反面教材在全省大学生中集中开展法律法规学习和思想道德教育的紧急通知》。张显先后四次对学生讲述此案,表态称“药家鑫非杀不可”。

【受害人张妙的丈夫王辉的态度】刑事附带民事起诉书中的赔偿金额是236640元加30万精神损失费。前面一个近24万的数字首次提出的时候,据张平选回忆,“女婿(王辉)说太少”。2月9日,张显首次遇到王辉,便问:“这个钱要不要?”王辉说:“我们从来没说过要钱,这个钱不能要。”王辉担心无法面对孩子将来的质询。一审(3月23日)之后,王辉的态度是坚决严惩。

【第一次领传票,一个九人饭局】案件第一次开庭审理的时间原定是3月3日,家属领取传票的时间是在2月23日。当日中午,律师许涛陪同受害方的张显、王辉、张平选、张朗一起去法院领传票。之后和一个曾帮助过他们的中间人一起吃饭。参与这次吃饭的有9个人,但有一张陌生的面孔,他就是被张显后来成为“余则成”的辩方律师路钢。

【药家向张平选下跪道歉】2月25日下午,中间人以及辩方律师路钢、药家父母以及张平选在长安区的一家饭店见面。药家下跪道歉。此事刊登在2月26日的华商报上。

【张平选此刻的态度】张平选没有接药母递上的钱。由于已经接到传票,开庭在即,张平选表示:“有什么事,法庭上说吧。”张平选和律师下楼。张平选之所以拒绝当面会谈,原因是此事已经被记者知道。张平选还说,他留下朋友在楼上,其实在给对方一个机会,留下了回旋余地,希望能尽快重新安排时间和地点约谈。关于此事,路钢后来承认,当时确有回旋余地,但是“当时钱凑不够啊”。张平选则称,他要的不是钱,要的是对方的态度和诚意。

【张显缺席了此次见面】张显和王辉在2月26日通过报纸知道了此事,还从照片中认出了那天和他们一起吃饭的“余则成”就是对方律师路钢,大为不满。张显认为这是药家安排的一次表演,而张平选显然是落入了别人的圈套。

【一审延期开庭】3月3日,原定于当日开庭的一审被延迟。

【二次领传票】3月16日,原告方再次收到法院传票,通知3月23日开庭。这一次,原告方面的张平选和王辉再次见到对方律师路钢。下午,双方在中院对面的一个茶楼会面。张显“缺席”了此次会谈。而这一天距离张妙被杀已经过去近5个月了。

【先拿十万的要求未收到回复】许涛律师代表受害方提出,药家应表现出诚意,先拿十万元,把人埋了,毕竟张妙久久未能下葬。药家律师路钢对这个方案没有否定,只不过多问了一句,希望受害方能给一个具体的数字,以便告知药家,方便向亲属凑钱。但此后几天,张平选都没有收到回复。

【张显成为原告代理人】3月22日,开庭前一天,张显成为原告方的代理人。

二、一审之后

【庭审】3月23日庭审,当日并没有宣判结果。

【张显做客新浪微访谈】4月2日,张显做客新浪微博与网友互动,谈药家鑫案,张显表示“绝对不要带血的钱,杀人偿命”。张显提及此次做客的经历时说:“一下子,火得很,这个微博也很厉害。现在有粉丝2万2千2百多人。”

【庭审调查问卷的影响】庭审当日,除媒体记者和受害者亲属,现场500名旁听公民收到了一份《旁听人员旁听案件反馈意见表》,向旁听公民征求量刑意见。但受害方那边村民和家属没有收到这份意见表,受害方亲属意见很大,认为法院不尊重他们的意见。

【传言1:庭审当日“药家鑫的200名校友”】在3月23日的一审开庭中,外界曾有声音称当日去了200个西安音乐学院的学生,网络上更有传言称当日400名学生都是药家鑫的校友。但据西安音乐学院宣传统战部部长史晓眉出示的介绍信来看,当日有40名该校师生,其中24名学生,16名教师。另据西北政法大学官网显示,该校去了240名学生。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与西北政法大学有合作关系,前者是后者的法制教学基地。

【传言2:突然闯入的药家鑫“师妹”李颖】4月3日,有媒体报道称,西安音乐学院键盘系08级学生、药家鑫的“师妹”李颖在人人网发帖称:“我要是他(指药家鑫)我也捅……怎么没想着受害人(被药家鑫用刀捅死的女工张妙)当时不要脸来着,记车牌?”4月6日下午,西安音乐学院宣传统战部部长史晓眉表示,药家鑫在该校并无一个叫“李颖”的师妹,目前在校学生中没有李颖其人;在学院历届毕业生名单,有一位叫李颖的,已于2010年毕业离校;至于此李颖是不是网上发贴的李颖,学院无法联系到本人,也无法核实网传帖子是否是其本人所为。但此传言被西安当地电视台报道,张平选相信电视台:“电视台都说了,怎么会是假的?”

【关于网络捐款】一个现实问题是,如果民事赔偿金得不到解决,张妙的儿子以后的生活呢?王辉表示,以后就是要饭、担粪,也会把孩子养大,不要药家的钱,“那是带血的钱,不能要”。张显认为,“社会上的好心人、善良正义的网友会捐助我们的”。的确,很多网友感慨于受害人家属的困难,纷纷表示要捐款,有些已经开始付诸行动。来自上海的傅蔚冈更是设立了“微博转发捐款,上限54万”的活动。在广州,也有热心人士发起并筹集20万的捐款,为张妙的孩子设立基金,保障他以后的生活和学费。4月上旬,张妙的父亲张平选对捐款一事持保留意见,他说,如果要接受捐助,也要在案件终结之后再考虑。

【传言凤凰台节目夭折】4月15日,作家陆天明发表博客称,应凤凰台邀约参与了一档《药家鑫该不该杀?》的讨论,称:“将近两个小时的录制过程,让我非常清晰地看到,凤凰台做这档节目的意图就是要使用他们的力量,制造和影响社会舆情,最后达到宽恕药家鑫这个杀人犯的目的。”张显于23日指责凤凰卫视的节目是“误导大陆民众”,“公然对法律的挑战”。凤凰台当日节目取消(此信息尚未求证凤凰台),但尚不能证实节目取消是否与张显言论有关。

【一审宣判】4月22日一审结果宣判药家鑫死刑。

【王辉接受采访欲上诉】一审宣判后,王辉接受《河北青年报》采访表示,这些赔偿金远远不够赔偿他们的经济损失,“以后会考虑”上诉要求增加赔偿额度。

【放弃上诉,放弃赔偿金】4月23日晚,张显在微博上宣布,同意法院的判决结果,不会提出上诉。4月25日,张显再次发表声明称,就判决书中药家鑫应支付的4.5万赔偿,原告也放弃向药家鑫追要,“留给药家鑫的父母养老”。

【二审】5月20日,陕西省高院二审维持一审判决。

【最高院核准】6月7日,据央视报道,药家鑫被执行死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