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法律,药家鑫的父亲是有权维护自己的名誉,控告张显的造谣行为,

而且这种对张显的控告,会给使用网络暴力的人一个警示作用。那就是造谣中伤他人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从得饶人处且饶人的角度来想, 应该宽恕张显。 他对公众撒了弥天大谎,现在恐怕也骑虎难下。

而从他至今仍不肯道歉,和避而不谈的态度来讲, 张显似乎又没有认识到自己造谣中伤他人的错误。

而我们终究不是当事人, 无法代替当事人作出决定。

最后,引用一位网友hdbb2000的话,
死刑的结果很重要,但怎样得出这个结果也同样重要。死刑是一次性的,杀了就杀了,但是如果可以通过玩弄舆论来影响判决那就会很恐怖。这几年网络揭发了不少东西,如果你还想维系这种发展态势,那就应该保护他的纯净性,而不是任由一些人对其滥用。

回到张显的问题上,不管他对药家背景的错误传播最后是否影响到判决,至少在他传播的时候,他是希望如此的,否则他说来干什么?即使他没有意识到可能的影响,他还有原告代理人的身份,对案情有关的言行应该负责。这不应该是事后在微博上那几句话就可以推卸责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