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原被告,双方共同的陈述, 基本上可以认为可信度很高。

因此主要分辨的是他们相矛盾的部分。

对于案情的基本情况,目前双方都是共识,药家鑫杀人,死刑已经执行。只是针对张显对药家鑫家庭的造谣案中,双方有争议的部分:有关药的父亲在微博上说明的药家财产以及其它个人情况的真实性

在看到张家的声明和回应之前,其实都无法确定双方谁说的是真的,

正是看了张家的这个声明后,判断出是药家说的实情。

~~~~~~~~~~~~~~~~~~·
在犯罪学里,
当A的不在场证明是B给的, 而B的不在场证明是A给的时, 他们这个不在场证明的真实性是存在“暇疵”的。
~~~~~~~~~~~~~~~~~~
王勇先生代发的回应争议的声明,
仅仅只就“没达成赔偿协议”来写 ,而这件事真实性的证明就是张家自己人做的,—-换句话说,其它人,我们第三方,没任何人能去向除了原告或被告外的公正第三方求证双方到底有没有达成赔偿协议的真实性。

而药家鑫父亲对张显言论的其它异议,都是非常好求证的。药家的住房有没有房产证,药父是不是一个退休8年的技术人员,这些他们身边的人都非常好查证。而这些可以通过第三方查证的主张,张家在这份声明中全部避开了, 事后又轻描淡写的回应“那些与本案无关”。

张家的声明,恰恰表明药父说的可信度高,张显的确为了调动公众意见而说了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