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无香柳絮扑将来,冻成片梨花拂不开,大灰泥漫了三千界。
银棱了东大海,探梅的心噤难捱。
面瓮儿里袁安舍,盐堆儿里党尉宅,粉缸儿里舞榭歌台
雪花儿湿了猫靴,湿了头发,
透明伞上也结了冰花,
我想那些住在北方的人儿,如何在这雪中行走?
(普通鞋可是一会就湿了哇..)